《跨界:开启互联网与传统行业融合新趋势》随笔

本书开篇的几个定律解释:

摩尔定律:

摩尔定律是由英特尔(Intel)创始人之一戈登·摩尔(Gordon Moore)提出来的。其内容为:当价格不变时,集成电路上可容纳的元器件的数目,约每隔18-24个月便会增加一倍,性能也将提升一倍。换言之,每一美元所能买到的电脑性能,将每隔18-24个月翻一倍以上。这一定律揭示了信息技术进步的速度。
尽管这种趋势已经持续了超过半个世纪,摩尔定律仍应该被认为是观测或推测,而不是一个物理或自然法。预计定律将持续到至少2015年或2020年。然而,2010年国际半导体技术发展路线图的更新增长已经放缓在2013年年底,之后的时间里晶体管数量密度预计只会每三年翻一番。

吉尔德定律:

与摩尔定律相联系的另一个网络定律是吉尔德定律(Gilder\’s Law),即主干网带宽的增长速度至少是运算性能增长速度的三倍。因为运算性能增长速度主要是由摩尔定律决定的,所以根据每两年运算性能提高一倍计算,主干网的网络带宽的增长速度大概是每八个月增长一倍。而主干网的网络带宽的不断增长意味着各种新的网络应用方式的出现和网络用户的使用费用的不断降低。
吉尔德定律和摩尔定律之所以联系在一起,是因为带宽的增长不仅仅受路由传输介质影响,更主要的是受路由等传输设备的运算速度的提高,和作为节点的计算机的运算速度的加快的影响,而后者是由摩尔定律决定的。

梅特卡夫原则(迈特卡夫定律):

迈特卡夫定律与摩尔定律也是联系在一起的。前面提到,在某种意义上讲,摩尔定律从微观角度解释了产品的性能提高而成本降低的现象;迈特卡夫定律则从宏观角度解释了产生这种现象的社会渊源——这就是随着一个技术的使用者的不断增多,每一个使用者从使用中获得的价值不断增加,但使用费用却不断下降的现象是市场决定的。互联网使用者的不断增加,互联网应用技术的日新月异和新技术公司的不断崛起为这三定律的准确性提供了最好的诠释。
前面提到的两个定律都和硬件有关系,而作为三大定律之一的迈特卡夫定律(Metcalfe\’s Law)则为互联网的社会和经济价值提供了一个估算的模式。迈特卡夫定律是由以太网的发明人罗伯特·迈特卡夫(Robert Metcalfe)提出并以他的名字命名的。其简单描述是:网络的价值与网络使用者数量的平方成正比。这个貌似简单的陈述,却为包括互联网在内的,许多重大发明存在并被用的实际价值,提供了一个简洁的数学结论。比如,电话的发明就是遵循迈特卡夫定律的——如果全世界只有一个电话的使用者,那么电话这项发明的价值为零,可是大家都在使用电话,那么,这项技术就能够为像美国电报电话公司(AT&T)这样的巨型企业的存在提供足够的经济基础。同样的道理,互联网上众多应运而生的网络公司,如电子海湾和亚马逊的飞速发展也是因为其网络用户的不断加入而发展壮大。

六度分隔理论:

六度分隔(Six Degrees of Separation)理论。1967年,哈佛大学的心理学教授Stanley Milgram(1933-1984)想要描绘一个连结人与社区的人际连系网。做过一次连锁信实验,结果发现了“六度分隔”现象。简单地说:“你和任何一个陌生人之间所间隔的人不会超过六个,也就是说,最多通过六个人你就能够认识任何一个陌生人。”
“六度分隔”说明了社会中普遍存在的“弱纽带”,但是却发挥着非常强大的作用。有很多人在找工作时会体会到这种弱纽带的效果。 通过弱纽带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变得非常“相近”。

马太效应:

马太效应(Matthew Effect),指强者愈强、弱者愈弱的现象,广泛应用于社会心理学、教育、金融以及科学领域。马太效应,是社会学家和经济学家们常用的术语,反映的社会现象是两极分化,富的更富,穷的更穷 。
马太效应,名字来自圣经《新约·马太福音》一则寓言: “凡有的,还要加倍给他叫他多余;没有的,连他所有的也要夺过来”。表面看起来“马太效应”与“平衡之道”相悖,与“二八定则”类似,但是实则它只不过是“平衡之道”的一极。
陆陆续续读完这本书,本书第一版是2015年5月,当时O2O正火,共享单车正拿着大笔融资圈地。滴滴快滴正大力补贴在争夺用户。作者对于共享单车、在线教育、旅游产业都做了分析,传统企业面对互联网冲击时候的恐惧和反应。此刻共享单车、滴滴快滴尘埃落定,以现在的认知在看此书还是有很大的启发。特别是后记:勿忘初心,初心不是what,是why。细想起来确实是很独到而且合理的理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